合肥装修公司移动版

主页 > 施工队员 >

工长 潘涛

工长:潘涛
从事装修行业:2003年
工种:木工,油漆工
现为草根装修队工长


我是草根装修队现任队长
你现在看到的网站内容都是我写的,我先介绍一下自己吧
我叫潘涛,1986年出生的 生在一个安徽桐城的农民家庭,家庭条件不好,其实中国大多数都是农民,8几年中国农村经济条件都不好,桐城是个好地方,在中国古代是个出文人的地方,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因为他是我的故乡,所以感情很深,我在我们哪里读完小学中学,我还有个弟弟,比我小一岁而已,小时候我爸爸跑过销售,主要卖猪毛刷和羊毛刷,这是我们哪里最早做的手工产品,后来不知怎么滴,我爸就回来做豆腐了,一做就是二十多年,他每天都泡豆子,磨豆子,烧豆浆,点卤,压豆腐,生活不是很富裕但是至少没让我和弟弟饿肚子!我妈在离家不远的一个作坊里帮别人做刷子,猪毛刷,做一把好像就几分钱,七八分钱吧,收入不高补贴家用,农忙的时候就在家干活,

我们这里是种2季水稻的,每年的三伏天正式收割水稻和栽秧最忙的时候,我们这叫双抢{抢割抢收),每年双抢都是在暑假里面,所以农活也不少干,抱稻把,拔秧插田,家里洗碗煮饭洗衣服,都是我们兄弟俩的活,最苦的是我初中二三年级的时候,我爸爸病倒了是肺结核!这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是致命的,家里失去劳动力也失去了经济来源,到收割稻子的时候,稻子还没黄的时候我们兄弟俩就在稻田里帮人家抱稻把,换工,我们一天算半个工,我和弟弟俩算一个工,也不知道抱了多少天稻把,最少十天从满田野的水稻到满田野的青苗,我们每天都在田地里,南方的大中午的太阳有多毒辣已成为苦难的过去,那时候经常中暑头晕都不知道为什么,晚上呕吐头疼也是因为中暑,但是没办法,换工只为了让邻居帮我们把稻子收回来,挑回来,因为我们实在太小没法挑担子!一切磨难已经过去了!

辍学
初三最后一学期面临的是高考,这个形式我还是要走走的,因为我知道我的家庭无法负担我再去上学,因为在班上我的成绩算中上等吧,中考考的不好不坏,能上一个普通的高中,那年的夏天过的异常的慢,我每天都在想着如何挣钱,我去附近的池塘里抓鱼,去有鸭子的池塘附近找鸭子下在水里的鸭蛋,有时候收获还颇丰,我跟着别人去抓蛇,后来很多人问我,你看到蛇你不怕啊,我说怕什么啊,如果你觉得那跑得飞快的蛇是掉在地上的钱你会怎么做,还不是迅速的追过去抓它,哪里还会怕它!crying,也许你不能体会当时自己多么渴望钱,家里没有收入,炒菜都少放油,没有油的菜很柴!我记得抓到的最大的一条蛇买了40多块!一斤多的蛇,有一米多长,当时和我人都差不多长,那条蛇的收入我买了十斤大油,而且是骑自行车一个人跑街上买的!有的时候觉得现在的工作很累很幸苦,但是那时候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也许是年轻吧,我从早出门一直走,走到下午2点返回来,一天要步行四五十公里,我天天研究着哪里会有蛇出没,什么时间出没,什么天气,寻找退了的蛇皮,其实夏天不是抓蛇的好天气!一个夏天忘了挣了几百块钱!反正不够学费!到了开学那几天,我还是去了我梦想的校园,我上了两天课!等同学都发了书本以后我就没有再去了!我把家里借来的学费还给了我妈,我撒谎说我不想去那个学校,那个学校不好都是混混,我想学手艺,学修摩托车!我妈很无奈的和我说了一堆,反正就这样没再上学! 没上学后的几天我恍恍惚惚,不知道以后要做什么,我躺在离家不远的一个荒地里面,仰望着天空!看着蓝蓝的天空飘过的白云变幻着型态,我不相信我自己就这样辍学了,我认为以我的聪慧完全能上完大学!我还怀疑是不是我爸爸还会有私房钱,也许几天后就拿出来了,我还幻想着在翻地的时候能翻出前朝留下的宝藏,我哭了,无法面对现实,我不相信这样无奈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我不怕吃苦,但是真的没钱给我上学,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哭累了就睡着了,再醒来也没那么不能释怀了!接受现实吧,因为家里真的解不开锅,还怎么上学,父亲看病需要药费,门前不远的竹林里还挂着不少输液管,邻居和附近的人路过我家门前都绕道走,生怕染上了传染病,家里的门头上还贴着不知从哪弄来的符,这是我辍学那年夏天的记忆,其实辍学的其他原因还有,我弟弟的学习很好,一直是附近人家口中的别人家还在,小学七个学校第一名升初中的,在中学全年级都是名列前茅的,我虽然不错,但是跟他比起来还是要逊色一些,如果家里要出个大学生,我愿意把这个机会让给他,我觉得我十五岁了,我愿意帮家里出点力,我想帮日益消瘦,皮肤晒的褐黄的妈妈承当家庭的负担,我妈也知道我是为了家里所以不去上学,直到多年后他还和我说:她最大的遗憾是没有能力当年让我上学!写这段的时候我不止一次的停下来偷偷擦掉眼泪,因为这些记忆仿佛还在眼前,虽然过了十五年了!不过现在的日子比以前好的很多了,我爸现在也已经好起来了,以前还为当年因为借钱给我上学的时候姑奶奶说了一句,没钱就让一个不念书了,让我不念了,这句话被我听到,我至少有七八年对她耿耿于怀!虽然她说的是大实话!

第一份工作
第一份工作是学修摩托车,十五年前摩托车正流行就和现在的小汽车一样,每家都有一两个,学徒是在青草镇街上,是一个表叔介绍的,我努力的学习着这种种机械技术,希望早一天出师开个修车铺,补贴家用,我很努力,是师傅和师兄门都很肯定的,师傅是个生意人卖摩托车的,我主要和大师兄学东西,关系处的还是比较好的,所以很照顾我!那一年春节师傅给了1千块钱,这是我的第一份工资,第二年,我发现修摩托车的铺子比开小卖店的还多,那么多修摩托车的,以后自己出来哪有生意做!我又彷徨了!
第二次学徒
眼看修摩托车肯定不是长久之计(事实证明换一个行业是对的,那时候才十五六岁,真开个铺子,有几个人愿意拿他的车在你这练手艺呢!),我爸爸帮我找了个木工师傅,我爸是这样和我说的,姚师傅搞的挺好的,一年挣好几万块钱,在东北家具厂里做木匠,带过很多徒弟。意思我要是学个手艺就能多挣点了,还是为了挣钱,我想想答应了!我在家休息了一个月,木工师傅是因为夏天回来搞双抢收稻子才回来的,我也义务的做了几天农活!出门的哪天妈妈送我去车站的,还特意给我备了几件衣服,因为据说东北很冷的!
我就跟着我只见过2面的陌生人(我师傅,我以前不认识)换了2次汽车,换了2次火车,从桐城上车到蚌埠,住一晚廉价的旅馆,再坐二十五六个小时的火车到东北吉林的一个小城,磐石市!从来没有出过远门,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和外面的人交谈要用东北话!而我一来就投入了工作,做一些灵活,我能做的活,钉抽屉,打卯孔,手工锯木方,和师傅下料,刨花板的板材,下料的时候都是灰,而且没有任何防护!一起做活的还有七八个桐城人,都是隔的不远的老乡有3个木工,5个油漆工,还有2个东北本地的木工,他们只会做炕柜!南方人肯定没见过炕柜,看赵本山的连续剧里面人家屋子里炕上放被子的柜子就是炕柜,在工厂干活的效率都很高,一天一个师傅能做一套组合柜,包括,一个四门上下炕柜,一个电视柜,一个角柜,一个梳妆台带桃心型的镜框的(镜框桃心型的都是我用手工锯挖的)一个三门或者四门大衣柜,这么多东西一个人一天,连下料连做出来,连安装,柜子门是双面板的还要用修边机起线画造型,还要修边,我师傅带着我就要2天做三套出来,一套的工钱好像是90块钱的,要按现在搞装修做天工,一个大衣柜不做门要做三天,这些搞装修的木工,天天连粥都没得喝,所以有些装修配套产品能工厂做的让工厂做,工厂有那些设备和环境,比如做油漆的,工厂有烤漆房,有地面都是水的喷漆房,有排风系统,家庭装修做油漆,喷个漆要做两天成品保护,喷漆的时候漆雾到处飞,飞到喷好的产品上面,成品就要麻点,而且手感很糙,所以油漆产品适合工厂做!工厂拿油漆的成本也比较便宜,家里装修喷漆还有造成对家装的二次污染,刷好漆的墙面,再做油漆,墙面会变黄,都是油漆里的苯给熏的!(这是经验)。
我就天天干活稀里糊涂的过了三个月,到了中秋节那天,天空飘起了小雪,居然中秋节就下雪,以前也没有手机,老家是有电话的,我一直没有打过电话回去,不在家,也不用想家里烦心的事情,一心安心的学习手艺,中秋节那天我妈给我打电话了,接到电话的那一刻,听到我妈的声音,我再也忍不住的哭了!我知道,这些都是必须经历的,这是我未来的生活!
东北的冬天有多冷,去过的人才知道,比北京冷多了,下料的锯房是在室外搭了个棚子,虽然用塑料布遮了一下但是这和室外温度还是一样的,每次下料过后我都看见师傅的胡子白来,因为呼出的气在胡须上结成了霜!有多冷你想象不到的!如果现在工厂是这个条件估计是招不到人的!
学徒的那年临近回家的时候,师傅给我买了一件红色的的外套,我们一行五个人去澡堂洗澡,把一澡堂的池子里的水给祸害黑了,我们有多脏我们自己才知道!澡堂老板肯定恨我们!洗完澡,我照镜子发现自己长高了,也变白了,原来自己这么白,smiley,半年没见阳光,洗净污垢不白才怪!东北大米比老家大米好吃多了,营养也好!
我已经忘了回家的心情了,那年师傅给了两千块钱,
入行装修
第二年我和师傅一行来到天津做木工,这是我做装修行业的开始,因为木工师傅的哥哥在天津搞装修包工头搞的还不错就让我师傅来一起干活,我也顺理成章的来了,第一个工地是马场道里面的一个高端社区,那里面很多外国人居住,映像很深刻,那时候天津市里满大街的黄色大发车,那种和面包车差不多的出租车,天津干活都是骑自行车,这种大发车装四五个工人还能装下自行车,让我感觉很神奇!(现在大发车已经绝迹了,据说安全性不行,对司机不安全!)我每天跟着木工师傅在工地上包门口(那个时候门套都是木工做的,木门也是木工拿木板木方白乳胶粘好压的,那时候木工活很多的,现在都是成品门),钉墙裙,做柜子,吊顶,每家的木工活都做十几天,有的做的多的要做一个月,压的木门和墙裙柜门上都订上线条,油漆工也要做个把月!清油门需要木工拼缝碰角的,现在的木工没有几把刷子的做不出来,三合板倒斜边碰角,白乳胶粘贴,打蚊钉枪,油漆工要提前在板材上上清漆封底,如果做色漆的还要提前擦色,还要调颜色差不多的色粉填补裂缝和钉眼,然后上四五遍清漆,混油一般用密度板和奥松板打底,补原子灰,砂纸打磨刷涂底漆2遍面漆三四遍,没喷涂两遍还要打磨,这些都是古董工艺了,现在都是成品门了,但是以前做的门到现在很多都还是好的,刷个漆翻个新就是新的,现在一千块以下的都是贴皮子门,二次翻修油漆把底子都拉起来了;再说扯远了,在天津,每天下班后就骑着自行车下班,也骑着自行车去我没有去过的地方看看,那时候住在纪庄子的一片平房里!好景不长,那一年正好赶上了非典,2003年,那时候人心惶惶,整个城市到处都是双氧水的味道,我当时还想不行回家躲躲吧,可是家里电话说外面的人回来要隔离观察,谁谁谁从天津回来了被隔离起来了(后来证明那个人只是感冒),家不能回,我也忘了那段时间怎么过的,反正记得天天工地上干活,我给我师傅的弟弟打下手在一个工地上干活,因为他更熟悉装修木工,而我的木工师傅更熟悉做柜子,想想那些年还有个奇葩的工艺!现在装修卫生间墙面都是贴瓷砖是瓦工的活对吧,我做过几个家装工地,那个设计师很厉害的说,设计出很前卫的卫生间来,用铝塑板来做卫生间墙面顶面,具体工艺是在平整的卫生间墙面电锤打眼埋涨栓,或者大芯板打底包立管,这是需要用线锥找垂直的,那时候没有红外线,大芯板外面贴水泥板,天津叫玻镁板吧,顶面也是一样木龙骨水泥板压面,在水泥板的表面用万能胶粘30cm宽的铝塑板条,铝塑板一般是闪银和香槟色两色差色拼装的,一块闪银一块香槟色,中间留3毫米的缝打黑色玻璃胶!顶面和墙面对缝,阳角的地方铝塑板背面到脚折弯,做出来的效果超级棒,很前卫,就是这样一个东西,我想肯定是参考了高速服务区的外墙了吧,这样奇葩的一个东西,当时还很流行,那个卫生间几年后木方就会发霉烂掉,就会坏掉,万能胶潮湿环境就会脱落,起鼓是必然的,铝塑板间的缝热胀冷缩后,玻璃胶和铝塑板也会产生裂缝,也会脱落,那么炫那么酷的装修只是一个样子货,而且费时间费材料,浪费钱,如果放在今天我肯定不会建议客户做这种东西,铝塑板做的厨房经不住火烤,油烟也不如瓷砖耐擦洗!但是那时候那个年代,就是这样的东西,那时候也没看见几个人家用仿古砖,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流行元素,做了一年的装修
木工,我感觉自己能算个二把刀了,能自己吊顶,自己打隔断,能包门口了,到了春节,第二年我就没再去学徒了,第二年的春天,我出来的比较晚,二月份吧,老家出门打工的人都走光了,我舅舅也是在北京做了很多年装修木工的,他让我来投靠他,我就和我的一个同学来北京,火车开到北京南站的,不是现在的南站高铁站,老火车站,在我来北京后的一两年就拆了建了现在的高铁站!我们坐的16路公交车来到东直门,我没来过北京,就这样瞎跑,拿着个地址找到了左家庄北里的一幢楼,那是我舅舅的一个工地,连着好几家的工地,都是一个楼上的,我去了也没什么活干,就做小工,40块每天,每天拆瓷砖,搬垃圾,铲地板革(那种用万能胶粘在地上的小方块地板革,很结实的)打扫卫生,收拾工地,帮瓦工和泥,往楼上搬水泥沙子,有一次一个600的大地砖没扶稳把手掌砸了个很大的口子,现在还有很大的疤,除此,我还要跑腿买材料,买菜,做饭,一个小工,但是我做的很开心!毕竟我到北京有工作了,我的同学觉得太累离开了北京,那时候晚上要是有时间我也会洗簌干净去香河园的一个网吧上网,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了解那个方盒子不止能玩传奇,(其实我在修摩托车学徒的时候就会玩电脑了,因为修摩托车师傅家有联网的电脑,师兄都拿那个打传奇,我还申请了个八位数的QQ,后来那个QQ号被盗号了)还能和网友聊天,那时候流行什么什么网址导航,什么什么音乐网,还能浏览网页,我有时候会包夜探索网络里未知的世界,和一个在约旦的网友聊天还用上msn,我几乎注册了所以网站的帐号,百度在那时候还是个幼儿,找东西都是去网址导航上找,偶尔用一下搜索,我的新浪博客也是新浪刚推博客的时候注册的,也在网上写一些乱七八糟的心情日志!
通过网络接活那是06年以后的事情了,04年去网吧,电脑是用来玩的,看电影的,我偶尔会去包夜,因为很多时候工地瓦工铺砖的时候是没办法睡觉的,就算不去网吧,我大多数时候是住在工地的,条件好的时候留下拆下来的旧门板,一床很脏的薄被子就躺下了,装修的后期只能拿包瓷砖的纸壳铺在地上就凑合一晚了,
木工的工作后来少多了,没人再包墙裙了,买成品家具的更多了,我学到的木工手艺最多没做到20家,大多数时候我是在做小工,后来我想,我不能这样下去了,因为凭我现在的手艺没有多少人会给我木工活的,而且木工活越来越少,而油漆工每家都有,我想学油漆工,因为在家具厂我也在油工哪里学了一些油工手艺,我舅舅介绍了一个老乡让我跟他后面学手艺打下手,这个人姓彭,在我舅舅的工地上干活!说好了给我30块一天,我想想好吧,虽然钱少点,但是可以学点手艺,我还想,如果我每天都干活,一天30,一年还能挣到1w块钱的,于是我就和他一起干活,我每天做的最多的就是和腻子,扫地,打砂纸,这都是最脏的活,因为我想学手艺,所以我每个活都认真的干了,大概做了半年吧,平时他只会给我一些生活费,所以一直没有说到工资的问题,到了年底,他说没钱了,他手艺很好,干活也很快,是个聪明人,他的缺点就是好色,老婆没带身边,每天回中滩的住房旁边找小姐,因此还染上性病,到了过年的时候他告诉我他没钱了,最后只给了我800块钱,因为貌似他真的没钱了,他那年没回来过年!我买了张车票回去了,那年的春节过的很憋屈,800块钱来回路费就要300块了,好在上半年在舅舅工地上还留了3千块,给了家里两千,那个油工师傅我从心里鄙视他,他差我的工钱到现在都没给我!好吧,至少我在哪里学到了些手艺,虽然白给别人做了半年的工!
05年,我没有再给那个油工师傅干了,一个在工地上干活认识的老油漆工介绍我去次渠的一个大工地上刮腻子,他自己也在那工地,是我舅妈的姐夫!他的手艺那时候也不行,当时他会耍嘴皮子,刚去的时候天还冷,我们住在没有保温的简易房里,晚上被子面上都结霜!在那个五层新建的大楼里,有了去年的一些基础我每天都在刮腻子,我出的力气最多,别人偷懒的时候我在刮腻子,别人在抽烟的时候我刮腻子,别人磨洋工的时候我还在努力的刮腻子,我相信自己天天做一件事肯定能把腻子刮平刮好!我学习我们一起的十几个油漆工里手艺最好的师傅的手法,我看他怎么做,问他怎么刮,我还利用和腻子的时候路过其他施工队工地,我看别人的怎么挂的,我记得有个湖南的小伙子,手艺很好,真是行家一出手,你就知道行不行,我觉得他刮得很有艺术感!手法优美,腻子刮的平,来回压光,收的很光,横平竖直,我就暗暗模仿他的手法,后来我有时候就干脆提着腻子看他刮一会,我们也说过话,所以我知道他是湖南的!手艺一天天的进步,别人下班了,我总是最后一个下班,50块一天,我大概做了两个月多,那是我第一次结账拿到那么多工资,在那个工地我认识了不少油漆工,他们看我干活实在,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他们带我到处帮忙干活!哪个大工地要人也推荐我去,那一年的冬天还去天津做了40多天的活,都是工地上认识的油工师傅介绍的,其实我最感谢的人是朱永友,(虽然他也许不会看到我写的文章,但是我很感激他,他比我大五六岁也是我的老乡,他很照顾我,像家人一样,只要我没有活做,我就给他打电话,他就给我找活,他有活就带我做,他才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师傅,他教会了我很多除了刮腻子打砂纸刷漆以外的油漆工工艺,比如贴石膏线,墙面找平,阴阳角找角,油漆喷漆,擦色,调漆,很多很多,他看我没地方住就带我去他的住房睡觉,他让他刚谈不久的女朋友回自己娘家睡觉(现在是他老婆了),他和我睡一个铺,睡他家,他家有个二手的电脑,586机器,超慢的,但是我还玩的很起劲!有时候一住就是一个星期,有一天的活就带我去一人干半天,这样的朋友,是亲兄弟也做不到的啊,他住燕郊的小张庄的村里,那时候的燕郊很破落的,不如我们老家的一个镇,只有几条像样的街,3个大学,学生不少,我们晚上回去燕郊行宫的公园里和一群大妈跳广场舞,据说是慢四!日子穷,当时很快乐,那时候星河皓月的房子800每平米,0首付入驻,(其实那会天通苑也就3000多,一条立汤路天天堵死了,路破车多刷月票)谁能想到今天卖1万多呢,那时候就一个想法,挣钱回家盖房,为家里解决经济困境!朱永友我现在还会偶尔联系他,他还和十年前差不多,吊儿郎当的!谢谢了
06年 这一年我自己能独立做家装了,家装油工,有油漆工介绍,有工头找,刮腻子刷漆5块钱一平米人工费,一天好的话也能挣八九十块钱,有活干的时候总是很开心的,那一年,我弟弟考上大学,在燕郊上大学,被录取通知书上的一个地址北京东燕郊给骗了,以为是北京呢!其实是河北!河北防灾科技学院,在燕郊的学院街上!我搞装修的收入偶尔也会接济一下他,二本的学费不是很贵,生活费他很节约,但是我的接济希望让他过的好点,他放长假也会来帮我干活,都是穷人家的孩子,那一年,我报考了成人高考,在劲松的一个成人教育学校上课,我是从报纸上的广告上去报名了,为了坐进课堂,为了那未能完成的梦,说好的2年专科,每年学费8k,每周2和周五上半天课!我总是抽时间温习发的5本书,也在闲暇时间自学我弟弟带给我的高中课本,白天刮腻子,晚上睡工地就看书看到睡着,为了我的上学梦8k/年几乎是我的半年工资,我还是梦想着有一天能拿到大学文凭!事实证明最后我错了,在第二年快要参加9月的成考的时候,我发现那根本不是我想要的,因为我陪我认识的一个也考了成考的朋友去找工作的时候,人家单位的人事说,大学学历成考的啊,他说和中专毕业证差不多,临考试的时候培训机构又要收什么考试费,试题费,特教什么费1500多块钱,那时候正好把工资凑给我弟弟给学费了,没有钱了,没教,也就没去考了,因为到了那是,考不考对于我来说无所谓了,我还得去做油漆工,那个学历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作用,我又不去找工作要学历证明!我不后悔我没有去考试,我已经享受了那个上学的过程,那才是我想要的。培训费花了我近一年的工资,所以,那几年我没有为家里带来什么经济改善,只是给我弟弟凑了生活费和学费,我一直在做装修,
07年我在一个业主家干活,那时候他家还有很多旧家具旧电器,他找收废品的上面收东西,那个业主准备把他的旧的奔三的电脑卖给收废品的,收废品的连显示器给150块钱,那个业主要200,我看到后就问那个业主不行卖给我吧,我缺电脑,问他能不能开机,他说好像坏了,我知道那个17的大屁股的显示器二手市场买也要150块,我就说我要了,破电脑我捣鼓捣鼓也需能用,拆零件也行啊,我200块,买了那个宝,为此我还和一个油漆工在中滩村租了个房子为了放这个家伙,房租每个月150!平房 暗室无采光的那种!我一次抱显示器,一次抱主机,在被号称中国最挤公交环三环300路里,被售票员拒绝了了好几拨(因为超大),最后终于换了三趟公交车后到了住房,走了很远的路,还很鸡冻!一个不知道好坏的电脑,第二天抱主机,回家怎么也不能点亮,主机cpu风扇能转,等那个工地做完,把主机报到中关村海龙大厦找人修了,板载显卡坏了,换了个杂牌的低配显卡,还要了我400块,现在想起来好黑啊!那是我第-台电脑,我还是去工地干活,电脑里有个单机的红警,被同屋住的油工小胡耍了三天三夜,还告诉我好耍,三天没出门买吃的了,他天天不干活就在家耍,后来第三个月的一天我回来了,他告诉我他在这个房东隔壁的隔壁家拉了个网线一个月给40块钱,现在能上网了,比网吧一个小时两块便宜多了,我和他平摊一人20块钱,后来我不忙了,也天天在家,和他抢电脑,后来分配,我玩白天8小时,他玩通宵16个小时,反正是人换着睡觉,电脑不歇着!他天天干起打游戏卖装备的活,还给人代打游戏,而我就在研究网络上都有啥,搜索关于装修的,我看到有个别的装修公司在网上做了广告,也就是那种发了帖子的那种,也有一些大的装修公司做了网站,我想这网上会不会也有人找装修队的,我做个装修队吧,起名叫北京皖南装修队(我是安徽人,为了突出安徽人起了这个名字),我模仿别人的广告词,看看别人在哪里发的广告,我找了几个黄页发了自己的广告,也在58赶集上发了小广告,大概发了二三十条吧,当时没人找我,过了两个月后一天接到个陌生的电话,问我是皖南装修队吗?我犹豫了一下说,我是的,他说有个房子要装修,在吉祥里,我说好,什么时候做!然后约定了时间我拿了个尺子和一个本子笔就找过去了,在新街口附近,那是一幢老楼正在老城改造,换窗户和外墙保温,还有换锈掉了的下水管,房子很旧,大概四五十平米的2居,那个卫生间改了下水,有些贴砖的活,卫生间贴砖,屋子里换了窗户,窗户口补一下,整个墙面刷漆,业主是个女的和她妈妈一起还住在屋里,我算了一下,大概需要一桶漆,还要几袋腻子,几袋石膏,还有补一些石膏线,材料差不多600块钱,我大概需要四五天,还要个瓦工两天,瓷砖业主自己的,还要点水泥和轻体砖,我就说2200块钱,我觉得很高了,业主要砍点价我也不亏,那个客户同意了,那是我的第一单,我除掉材料,运费和瓦工的 工资还剩1200块,我大概做了6天半,所以差不多快200一天了,而我平时给别人做日工才80一天,07年油漆工日工80一天,我觉得这挺合适的,就暗自下决心有机会多搞点活!
有了那台电脑有好处,也有坏处,天天用电脑打游戏费电啊,我是个节约的人!到冬天的时候,最受不了他一个月不洗脚,屋里都是臭袜子的味道,抽烟烟头都泡在方便面碗里!最最最忍受不了的是我半夜被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吵醒,他下半夜用电脑看黄片!而且使用手机点播的,记得一次他输入了自己的号码手机,手机80多的话费直接扣费停机,欠费100多,只好换号了!我说他,他只会嘲笑我没谈过女朋友!好在最后过一段时间就过年了!


(责任编辑:潘涛)